很污app软件

♂? ,,

..,最快更新天师上位记最新章节!

“灵哦,真是灵。”药王孙思景却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,反而连连点头,眼里皆是满意之色。

神神叨叨了半日才回过神来的孙思景这才帮忙说了一句:“王家后生,莫怪他们了。奇门遁甲,本就难得很。天下掌握之人甚少。就是阴阳司那等专门研究阴阳十三科的地方,也难得能揪出一个精通奇门遁甲的人,怨不得的这些手下。”

“孙公说的是。”王栩应道,“自然不能怪他们。”

“来去成迷。”王瀚之摇头,看了一眼角落里许久不曾发声的陈述,“陈将军,自来长安,惹出的祸事太多了吧,就算将军不介意,西南侯也未必想如此吧!”

陈述抿唇不语。

“老西南侯膝下的几子中最是疼爱幼子,所以驸马难免性情骄纵。但陈将军既来了长安,也该管教一二吧!”王瀚之一笑,慈眉善目的老者模样,“同是做臣子的,也该替陛下分忧,将军应当明白的。”

“自然。”陈述道,“我这个弟弟不成器,我这个做哥哥的也有责任。”

“将军长年在西南驻守,不在长安,也怪不得将军。不过眼下人在长安便分心一二吧!”王瀚之笑着点头,话题陡转,“对了,西南侯的伤势如何了,恰巧孙公在,不如让侯爷早日来长安,倒也能赶得上让孙公瞧上一瞧。”

面前的老者面目和善,说出的话挑不出一点毛病,可陈述却笑不起来。身经百战的直觉告诉他,眼前这个看起来笑眯眯的老者很危险,绝对不会像他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和善。

“倒是不太清楚,大哥的事情我甚少过问。”来时大哥同他说了,万一遇到他人相问,他又答不出来的话,就以一句不太清楚推掉便是了。因为真要论阴谋阳谋,他可能连世族中出色的小辈崔璟王栩之流都比不上,更不要说王老太爷谢老太爷这种人精了。多说多错,不说则不错,这就是大哥交待他的话。

房间里的妖娆尤物

王瀚之也未再追问,只是同谢纠交换了一个眼神,笑眯眯的把话题岔开了。

……

总算把何太平孙思景秦越人和那些世族中人送走了,陈述坐在正堂上揉着眉头重重的舒了一口气:真累啊,比打仗杀人还累。

“二哥。”听到人都走了的陈工跑了出来,不顾身后小厮的阻挡,他手里提着一把刀:“谁敢拦着爷,爷就杀了他。”

“陈工,在干什么?”陈述看着陈工直皱眉,“拿几个小厮出气算个什么?”

“不过是些下等的东西,杀就杀了,怎么了?”陈工拿着手里的刀,脸色恼怒至极,“李临阳那个贱人,这一回就是她搞出来的鬼,我要去杀了她!”

“怎么肯定就是临阳长公主下的手?”陈述一脸倦色的看着他,“不是那个卫家的六丫头?的一魂一魄丢的蹊跷。”

“一个才入钦天监的能有多大本事。我被那娃娃吓到是不假,可是说这么一个十三岁的丫头能做出这等事来,信?把我陈工当傻子么?她能未卜先知不成?”陈工不以为意。

未卜先知啊,陈述皱眉,莫名的想到了那个同样年轻的少年人七安先生,未卜先知么?越想越复杂,越想越头疼,陈述甩了甩脑袋:“好了,到底怎么回事,且同我说来。”

陈工冷笑一声:“我问过了,席上青阳那小贱人去找薛二小姐的麻烦,很污app软件女人么,争来争去无非就那几样东西,我见得多了,无非是见薛二小姐生的倾国倾城,心中不满罢了。正巧碰到了卫家的六丫头,就把气撒在了她的身上,泼了一身酒……”

陈述听完:“所以是青阳泼了那丫头一身酒,又是青阳身边的人带她去换的衣裳,还是青阳同说要把那丫头介绍给?”

“是啊。”陈工气的脸色通红,“这是耍她老子呢,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青阳那小贱人心里的算盘,不过是看崔璟那小白脸生的好,吃的飞醋罢了,连他老子都敢利用,真是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陈述冷哼了一声,“若非如此好美色,青阳就算打那个主意又能如何?不过是看卫家的丫头长的好罢了。”

“男人嘛!”陈工笑着朝陈述挤眼,“二哥,懂得。诶,对了,二哥,我这院子的美人,看上哪个都可以碰,不要紧的,毕竟是兄弟嘛!”

“胡闹!”陈述眼里闪过一丝厌恶,他陈家兄弟三人皆非好色之徒,唯独最小的陈工,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了这副样子。

“那丫头生的是不错,也知道,兴致起了嘛,自然要趁热,谁晓得这丫头做了个丑娃娃放屋里,把我吓的半死,然后我就看到了临阳那个贱人同她那些面首在我面前交好,嘲笑于我,说最好我死了算了,说不是李临阳跟李青阳这对贱人还能是谁?”陈工撇嘴,“我虽好色,却又不是傻子。”

“临阳长公主同青阳县主一个是的妻子一个是的女儿,一口一个贱人,像话么?”陈述看着陈工,“若被人听了,岂不是对皇室不敬?”

“不敬?”陈工不屑地哼了一声,“我还真没把李家的人放在眼里,有大哥在,李明宗贵为天子也不敢拿我陈家如何,至于临阳跟青阳,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德行。”

陈述有些听不下去了:“青阳毕竟是的女儿。”

“她姓李,不姓陈,我还是分得清的,更何况那小贱人也没把我当她老子啊!”陈工甩了甩手,“做戏而已,大哥同我说的我都懂。”

“她们毕竟姓李,这等话万万不可对外人提及。我若是听到风声,第一个饶不了。”陈述起身,“听到了没有?”

陈工在身边一个侍女的臀部捏了捏笑呵呵的应了下来:“知道了知道了,放心吧二哥。我有分寸的。”

“近来收敛点吧,”陈述不满的看着他,“还有让青阳不要再打崔璟的主意了,就算崔家肯放人,我陈家也绝对不会让青阳跟了崔璟。”